最新公告:

急用錢 找匯通!我公司隆重推出車貸業務!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未經配偶同意辦理抵押是否有效?

文字:[大][中][小] 2015-12-3  瀏覽次數:12203

對于登記在一方名下的房產,只有登記人簽字,沒有其他共同共有人簽字的抵押是否有效?

  ()相關法律規定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五十四條 按份共有人以其共有財產中享有的份額設定抵押的,抵押有效。

  共同共有人以其共有財產設定抵押,未經其他共有人的同意,抵押無效。但是,其他共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而未提出異議的視為同意,抵押有效。

  2.《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

  第九十七條 【共有物處分或者重大修繕】處分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以及對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作重大修繕的,應當經占份額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體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間另有約定的除外。

  第一百零六條 【善意取得】無處分權人將不動產或者動產轉讓給受讓人的,所有權人有權追回;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讓人取得該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所有權:

  ()受讓人受讓該不動產或者動產時是善意的;

  ()以合理的價格轉讓;

  ()轉讓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照法律規定應當登記的已經登記,不需要登記的已經交付給受讓人。

  受讓人依照前款規定取得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所有權的,原所有權人有權向無處分權人請求賠償損失。

  當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權的,參照前兩款規定。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

  第八十九條規定:在共同共有關系存續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一般認定為無效。

  ()法律分析

  1.對于登記在一方名下的房產,并不改變其是夫妻共同財產的性質

  首先,對于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購買的房產,只登記在一方名下,并不改變其是夫妻共同財產的性質,屬于共同共有,對于共同共有財產的處分,需要全體共同共有人的同意。

  2.對于一方擅自將房屋抵押,未經其他共同共有人(配偶)同意的,屬于無權處分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共同共有財產的處分需要全體共同共有人的同意,部分共同共有人未經其他共同共有人的同意擅自處分共有物的,屬于無權處分。

  3.是否可以適用善意取得

  依據物權法的規定,在我國司法實踐中適用善意取得制度必須滿足下列條件:(1)處分財產的出讓人必須是財產部分共有人而非無所有權人。(2)財產受讓人在取得財產時必須是善意且無過失的,即受讓人在取得財產時不知道并且也無理由知道出讓人是無權處分人。(3)財產受讓人必須是有償取得財產的,即向出讓人支付了與財產相當的對價。

  對于抵押人的配偶提出異議,確認抵押無效的情況,各地法院的裁判尺度不盡相同。

  有的法院認為抵押權人只有形式審查的義務,不動產登記具有公信力和權利推定的效力。

   姜蕓與殷勝利等確認合同無效糾紛【(2014)大民初字第3802號】

  法院認為被告殷勝利與被告劉然簽訂《抵押(借款合同)》之時,其向被告劉然出具的戶口本記載其為未婚,房屋所有權證載明的所有權人亦僅為被告殷勝利,且被告殷勝利在房屋登記機關所作詢問中否認申請登記房屋為共有房屋,故被告劉然作為抵押權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被告殷勝利有權利處分其名下房產,現原告姜蕓不能舉證證明被告殷勝利與被告劉然存在惡意串通的情形,應當推定被告劉然行為善意,且經登記機關登記,被告劉然已取得抵押權,故被告劉然與被告殷勝利所簽訂的《抵押(借款合同)》應屬合法有效

   張×與劉×等確認合同無效糾紛【(2015)一中民()終字第3號】

  法院認為銀行作為發放貸款機構,限于其職能和所處地位,其僅能對申請人所提供的材料進行形式上的審查,劉×向郵儲銀行貸款時聲明未婚,其提交的戶口本和個人信用報告均顯示其婚姻狀況為未婚,結合訴爭的房產證顯示房屋是劉×單獨所有等情況,郵儲銀行對劉×的婚姻狀況已經盡到了審查義務。劉×與王×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和房產證雖系偽造,但郵儲銀行也進行了形式上的審查,該行向劉×發放貸款后,劉×將款項轉入王×賬戶,郵儲銀行盡到了基本的注意義務。雖然劉×對本案所涉抵押房屋的抵押未經張×同意,構成無權處分,但郵儲銀行在此過程中并無過錯,其取得抵押權后向劉×發放了貸款,支出了合理對價,且抵押房屋已依法進行登記,郵儲銀行取得該房屋的他項權證,因此,郵儲銀行取得抵押權構成善意取得

   韓桂芳與平涼市崆峒區融通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上訴案【(2012)平中民二終字第95號】

  法院認為該房產登記于原告盧小龍名下,產權登記簿上無共有人情況記載,不動產登記具有公信力,即具有權利正確性推定效力。被告融通小額貸款公司作為抵押權人只要審查抵押是原告之夫盧小龍的真實意思表示即可,其對抵押人盧小龍的婚姻關系、家庭成員和該抵押物是否還有其他共有人既不明知也不應知。故應認為被告融通小額貸款公司在取得涉案房產的抵押權時是善意的,該房產也辦理了抵押權登記,被告融通小額貸款公司善意取得涉案房產的抵押權。本案房產登記在抵押人盧小龍名下,不動產登記具有權利推定效力,且已辦理了房屋他項權證,上訴人也無證據證明融通小額貸款公司對涉案房產產權的真實狀況為明知或應知,本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關于善意取得的條件。上訴人關于產權雖經登記,當事人仍應當對產權情況進行調查、詢問,方構成善意的主張,無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胡樹妹訴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瑞安支行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2014)浙溫商終字第870號】

  法院認為陳忠弟提供抵押的房屋的全部產權登記在其個人名下,該不動產登記具有物權公示公信的效力,無論其記載的內容是否與實際相符,浦發瑞安支行均有理由相信該產權證的真實性,我國法律、行政法規也未規定抵押權人在接受抵押時負有對抵押物的產權證做實質性審查的義務。

  但有的法院對于抵押權人是否能夠善意取得采取了較為嚴苛的態度,要求對于真實權利狀況的不知情應不存在重大過失,意味著若配偶沒有在登記簿或權屬證書上顯示出來,受讓人主張自己善意時,要盡合理的查詢和注意義務。任何查詢和注意義務都沒有進行,不宜直接認定其為善意第三人。

   涂某等與鄭某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上訴案【(2012)一中民終字第6114號】

  法院認為關于裕興隆典當公司是否屬于抵押權的善意取得問題。對此,本院認為,以房屋為標的物的不動產抵押中,善意第三人對真實權利狀況的不知情應要求其不存在重大過失,意味著若配偶沒有在登記簿或權屬證書上顯示出來,受讓人主張自己善意時,要盡合理的查詢和注意義務。任何查詢和注意義務都沒有進行,不宜直接認定其為善意第三人。本案中,裕興隆典當公司未對涉案房屋的檔案登記材料履行一定的查詢義務,且未按合同條款和附件的約定以及其辦理抵押的相關程序對涉案房屋的共有情況履行合理的注意義務(即要求鄭某提供結婚證及戶口本等),故本院認為裕興隆典當公司不屬于物權法上的善意第三人,其不能善意取得涉案房屋的抵押權。

   馬希光與胡曉月等抵押合同糾紛【(2014)三中民終字第01293號】

  法院認為以房屋為標的物的不動產抵押中,善意第三人對真實權利狀況的不知情應要求其不存在重大過失,意味著若配偶沒有在登記簿或權屬證書上顯示出來,受讓人主張自己善意時,要盡合理的查詢和注意義務,否則,不宜直接認定其為善意第三人。本案中,馬希光作為不動產的抵押權人在審查涉案房屋是否存在共有人時,應當盡到合理的查詢和注意義務,這種查詢和注意義務不僅包括詢問抵押人了解涉案房屋情況,而且更重要的是通過相關部門的查詢來核實不動產的真實狀況,但當劉××所提供的戶籍證明上載明的婚姻狀況與其自己陳述的婚姻情況相矛盾時,馬希光并未對劉××的婚姻狀況,即涉案房屋是否存在共有人作進一步的審查。故一審法院對馬希光不屬于物權法上的善意第三人,其不能善意取得涉案房屋的抵押權認定正確

   葉麗平與繆媄弟、戴大波確認合同無效糾紛【(2014)平民初字第3770號】

  法院認為以房屋為標的物的不動產抵押中,善意第三人對真實權利狀況的不知情應要求其不存在重大過失,意味著若配偶沒有在登記簿或權屬證書上顯示出來,受讓人主張自己善意時,要盡合理的查詢和注意義務,否則,不宜直接認定其為善意第三人。本案中,戴大波未提供證據證明對繆媄弟的婚姻狀況進行合理的查詢和注意,且戴大波在之前的行政訴訟中當庭陳述在辦理抵押登記時知道繆媄弟與葉麗平正在進行離婚訴訟,繆媄弟在離婚訴訟中亦表示因戴大波知道其要離婚,才將涉案房屋進行了抵押,故本院認為戴大波不屬于物權法上的善意第三人,其不能善意取得涉案房屋的抵押權

   鄭揚與被上訴人蔣玉娟、劉學軍因確認合同無效糾紛【(2015)二中民終字第01033號】

  法院認為當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權的,其在取得該物權時應為善意。在以房屋為標的物的不動產抵押中,善意指的是取得物權的當事人對無權處分人的真實權利狀況不知情,且盡到了合理的注意和審查義務,其對真實權利狀況不知情不存在重大過失。本案中,鄭揚作為抵押權人未對抵押人劉學軍婚姻狀況進行了解,亦未對涉案房屋的共有情況履行合理的注意義務,例如要求劉學軍提供結婚證及戶口本等,未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一審法院據此認定鄭揚不能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善意取得涉訴房屋的抵押權,于法有據,本院予以維持

   谷某某與張某等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上訴案【(2013)一中民終字第3480號】

  法院認為共同共有人以其共有財產設定抵押,未經其他共有人的同意,抵押無效。《借款抵押合同》中張某某提供抵押的房產系其與郝某某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應屬于張某某與郝某某的共同財產,因張某某簽訂《借款抵押合同》未經過郝某某同意,故一審判決判定《借款抵押合同》無效并無不當。

   寧波奉化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江口支行與謝尤怡等確認合同效力糾紛上訴案【(2014)浙甬商終字第113號】

  法院認為涉案房產系謝尤怡、吳培杰婚后所購的夫妻共同財產,吳培杰與江口支行簽訂最高額抵押借款合同就涉案房產辦理抵押時,應得到謝尤怡的同意。雖然房產證上登記的房屋所有權人為吳培杰,但從最高額抵押借款合同及借款補充協議上謝尤怡的簽字情況來看,江口支行對于涉案房產系謝尤怡、吳培杰夫妻共同財產的事實是明知的。而事實上,謝尤怡的簽字非謝尤怡本人所簽,江口支行未盡到審慎的審查義務,故不能根據不動產善意取得制度取得涉案房產的抵押權。因涉案房產設定抵押時沒有得到謝尤怡的同意,江口支行也沒有證據證明謝尤怡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涉案房產設定抵押的情形,故涉案房產的抵押約定無效。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各地法院對于共有人無權處分共有物,設定抵押的裁判尺度各種不同,北京的法院更偏于要求抵押權人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這種查詢和注意義務不僅包括詢問抵押人了解涉案房屋情況、婚姻狀況,而且更重要的是通過相關部門的查詢來核實不動產的真實狀況等,而不能僅僅依據房屋登記在一人名下就斷定屬于個人財產。(來源:安徽典當網)

關于匯通

公司簡介 公司展示 榮譽展示

新聞中心

公司動態 行業新聞 月度最佳員工

經營范圍

經營范圍

典當學院

法律法規 典當知識

典當須知

常見問題

典當流程

典當流程

淘寶行

淘寶行 絕當物品展示

客戶留言

聯系我們

匯通典當

皖公網安備 34010302000483號

二八杠规律推算法